防疫曾出入有病例楼宇,深圳民警不敢进家,隔防盗门跟女儿见面

防疫曾出入有病例楼宇,深圳民警不敢进家,隔防盗门跟女儿见面

南都讯 记者 邱墨山 通讯员 魏巍 “爸爸,你什么时候能回家啊?”隔着家里的铝合金防盗门,刘锋10岁的女儿哭着问他。刘锋也强忍着眼泪,不停的安慰女儿,“宝贝乖,爸爸要执行任务,我们成功后,很快就能回家了。”

虽然这样对女儿说,但刘锋心里也不清楚,他还要在防疫一线忙多久才能回家。他只知道,“作为一名党员,一名警察,疫情不退,自己就会一直坚守在一线。”

辖区出现确诊病例,他挨家挨户跑了240余户告知隔离事项

刘锋,男,1978年2月出生,江西奉新人,现任深圳市公安局黄贝派出所凤凰警务室警长,三级警员,2017年转业加入深圳市公安局黄贝派出所。

作为一名有着近20年党龄的老党员,接到全员返岗的工作指令后,刘锋二话不说便把家安在了警务室一直没有回家,军人出生的他笑称,“警务室的沙发就是我的行军床”。

凤凰社区历来是黄贝所群防群治工作开展的最好的社区之一,警长刘锋与社区工作站、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向来合作融洽,“战疫”期间,刘锋共计收到超过两百次的核查任务,每次核查工作中,刘锋所负责的凤凰社区总是全所最先完成任务的。

“疫情”就是命令,2月8日一早,按照社区联防联控工作“十个一律”的工作要求,刘锋就会同社区工作站、社康医生对辖区出现确诊病例的海珑华苑海阔阁进行硬隔离工作。

“要隔离240户居民,肯定要一一告知,我们和街道、社区的工作人员一起,挨家挨户上门,告知隔离事项、防护尝试,以及相关法律常识。”刘锋说,因为辖区出现了确诊病例,部分居民有些恐慌,也有对隔离有抵触心理,他们就上门一一做思想工作,并及时追踪大家的思想动态,同时协同社区工作站的工作人员密切注意“硬隔离”楼宇的人员出入情况。

作为黄贝辖区“疫情”防控工作任务比较重的辖区,刘锋加班至凌晨3、4点钟已是“规定动作”。白天挨家挨户跑,他要做宣传、做人员排查、做突发事件处理。晚上回到派出所,他还要连夜整理各项数据,“确保每一项工作都能真正做到位”。

由于出入确诊病例楼宇,他不敢进回家,隔着防盗门和女儿见面

刘锋现在每天都住在派出所。每天在核查的第一线,“只要能上门核查绝不电话核查”。由于天天都要进社区,还要到确诊病例的楼宇中跟踪走访,自从防疫工作开展以来,刘锋就再也没有踏入过家门一步。

“我们的工作内容,让我不敢回家,我每天接触那么多人,辖区也有确诊病例,谁敢保证自己身上没有携带病毒,安全起见,开展防疫执勤工作后,我就决定不踏入家门一步。”刘锋介绍,如今,他唯一与家人近距离的时候,是每两天给家里送一次菜。

因为家人也在居家隔离,刘锋在工作休息时间,会买菜送回家,每次都是挂在家里的门把手上。隔着防盗门,简单和家人寒暄几句便离开。刚开始,她10岁的女儿,每次都跑到门口,想开门迎接爸爸回家,都被家人拉住了。

“爸爸,你怎么还不回家?你什么时候回家?”女儿一遍大声哭,一边质问。这样的场景在刘锋头几次回家时,经常上演。经家里人多次解释劝说,女儿也明白了,爸爸在做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,也不再追问爸爸,只是每次都会和爸爸说,“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啊。”

刘锋还有一个出生仅8个月孩子,每当聊到这个话题,他脸上总会露出笑容。“和他只能视频看一看咯,他这么小,真的是一天一个样,不知道这次任务结束后,回家了他还认不认识我。”

长时间不能回家,对刘锋来说,他没觉得是特别困难的事。他说,“不仅仅是我不能回家,我们派出所的同事,分局的同事,深圳全市的警察,有太多不能回家的,大家都一样,这是这份职业赋予的责任。累,肯定是累,但这份累是值得的”。